<dd id="mqxjw"><track id="mqxjw"></track></dd>
  1. <dd id="mqxjw"><track id="mqxjw"></track></dd>
    <em id="mqxjw"><acronym id="mqxjw"><blockquote id="mqxjw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</em>

    <legend id="mqxjw"></legend>
    <tbody id="mqxjw"></tbody>

    菜單導航

    輾轉四個國家六個機場 留學生只為逃離英國_大學的認識

    作者:?楊超月 發布時間:?2020年03月30日 05:24:14

      鮑里斯自己在多次講話中強烈呼吁

      希望不要發生醫療擠兌造成NHS系統崩潰

      很多留學生的恐慌也正是源于此

      

    輾轉四個國家六個機場 留學生只為逃離英國_大學的認識

      3月18日,在英國倫敦,一名4歲的小孩透過玻璃看望自我隔離中的曾祖母。

      逃離英國

      “群體免疫”帶來的集體恐慌

      本刊記者/霍思伊 李靜 曹然

      發于2020.3.30總第941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

      王婧宜在希思羅機場候機時,感到很分裂。

      排隊登機的隊伍里,幾個中國人穿著防護服,戴著護目鏡,全副武裝。與之相對,整個機場,沒有一個工作人員戴口罩。這是凌晨六點的倫敦,時間是2020年3月20日。

      時間倒回3月8日中午,張艷瓊登上倫敦飛往科倫坡的飛機,上座率近八成的飛機上,也只有她一個人戴口罩。

      這12天里,英國新冠肺炎的確診人數從257例急劇上漲到3741例,死亡人數則從3人增加到177人。但在希思羅機場,這一人流密集的感染高危地帶,英國人的狀態看起來似乎一成不變,與數字的攀升形成強烈對比。

      在王婧宜看來,這種分裂不僅反映出中英兩國對防護重視程度的差異,也映射出這種反差背后,不同政府的防疫政策對民眾觀念所形成的深刻影響。

      當英國政府提出“群體免疫”概念后,此前累積的不安很快在中國留學生中發酵成集體性恐慌?!捌毡榈那榫w是憤怒、失望以及恐慌,覺得無法理解?!眲虼髮W社會學博士生曲蕃夫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說。

      截至3月21日24時,北京累計境外輸入確診病例共97例,其中來自英國的有30例,位列第一。從輸入病例的職業背景來看,留學生就有51例,占52.6%,超過了半數。在英國的“延緩”和中國的“應收盡收”之間,留學生們選擇了用腳投票。

      回國一票難求

      直到3月10日,王婧宜還沒有回國的打算。

      王婧宜在劍橋大學中國研究系攻讀博士,今年是第二年。本來她一直期待3月13日的學院150周年慶舞會,很早就買了票。當時,英國的確診病例在300左右。她的一個朋友勸她,不要去,按英國目前的政策,整個局勢一定會惡化。她極不情愿地退了票,為了安全,還提前退了劍橋的宿舍,和朋友一起搬到一個獨立公寓居住。

      沒想到,疫情真的在幾天后急轉直下。從3月10日起,英國每天的新增確診病例都在100例上下,舞會前一天,新增了207例。此前,在1月31日首次確診兩例后,幾乎整個2月,英國的確診病例一直是個位數,而且沒有死亡病例?!?月上旬之前,英國的確診一直是非常緩慢地增長,所以一開始我們也不太擔心?!蓖蹑阂藢Α吨袊侣勚芸氛f。

      退票后,王婧宜給學院發郵件,建議舞會改期?!白鳛橐粋€中國人,我知道過去兩個月內中國發生了什么事情,希望不要在英國重演?!痹卩]件中,她這樣寫道。學院回復稱,國家防疫部門和健康部門都認為沒必要取消大型活動,所以無需恐慌,舞會也不會取消,但會在現場提供消毒洗手液,也要求有感冒、發燒癥狀的學生不要參加。舞會當晚,盡量減少親密接觸的活動。

      3月13日是個周五,在英國一向有“喝一杯”的傳統。和此前的每個周五一樣,酒吧里的年輕人在熱烈交談、舉杯,學院舞會照舊。不同的是,這天王婧宜搬進公寓,開始了她計劃中的“自我隔離”生活。別人在跳舞,她在囤糧。15公斤大米、100卷衛生紙,這是她和另外兩個舍友未來3個月的儲備。

      舞會仍在繼續,王婧宜當時感覺,“和整個世界是脫軌的”。也在這天,她接到了父母的電話,要求她盡快回國,在學業、回國感染風險和繼續待在英國的風險之間反復權衡后,她決定回國。

      但很快她發現,根本訂不到票,直飛已經不可能,二轉或三轉的票,訂上后航班總被取消。最后,通過她父親認識的一個票務,終于買到一張輾轉30個小時的機票,只需要中轉兩次,相比別人,已經足夠幸運。她有個朋友,至今仍沒有買到票。

      “我們真的非常崩潰,回國這個決定已經很難了,會耽誤很多事情,但是后來發現回國卻更難?!彼锌?。

      張艷瓊買票更早,她原計劃3月24日從倫敦經深圳回老家云南保山。3月6日,深圳航空說航班暫時停飛,最早可以改簽到3月29日,在她簽證到期前一天,但也無法保證。她擔心如果再被取消,就會困在英國,所以決定退票重買,馬上回國。

    你是否喜歡
    熱門標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