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mqxjw"><track id="mqxjw"></track></dd>
  1. <dd id="mqxjw"><track id="mqxjw"></track></dd>
    <em id="mqxjw"><acronym id="mqxjw"><blockquote id="mqxjw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</em>

    <legend id="mqxjw"></legend>
    <tbody id="mqxjw"></tbody>

    菜單導航

    當官發財之路行不通,農村大學生該何去何從?_大學體育館

    作者:?楊超月 發布時間:?2021年09月25日 19:22:34

      所謂命是經過主觀努力之后仍不可超越的客觀限制,必須盡人事,才能知天命,天命不是完全前定的。

     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—— 張岱年

      (1)

      

      監獄大門打開的一剎那,我就看到了張華。

      他的個子本就不高,森嚴的大門下面,整個人顯得更加渺小,微微有些佝僂。

      或許是久違的陽光刺痛了他的雙眼,他不由自主用右手在額頭上搭了一個涼棚。

      左手提著一個碩大的編織袋,空空癟癟的,里面除了幾件換洗的衣服,并沒有多少的物品。

      看到我,張華露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。

      “謝謝你能來接我?!?/p>

      五年前他因非法集資被捕入獄,今天是他出獄的日子。

     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接過他手中的編織袋,順勢打開了后排車門。

      張華很順從地上車。

      車子發動,離開這個囚禁了他五年的地方。

      從后視鏡里,我看到他偷偷摸摸地回頭,看了一眼監獄的方向,臉上一副似哭似笑的奇怪表情。

      那表情,實在猥瑣得不行,猥瑣到讓我有一種想哭的沖動。

      我們是發小。他比我大三歲,按照村子里的輩分,我卻是他的表叔。

      老家是中部地區的小山村,村子里百十來戶人家。

      據說,建國前曾有一位終南山得道高人路過村子,繞村三周之后,留下“虎踞龍盤,當出宰相之才”的預言。

      從那以后,出個官,出個大官,成為村里每一代老人最殷切的希望。

      建國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,讀書上大學是村里最流行的一句話。在老一輩人的眼中,讀書上大學便意味著當官發財,意味著預言的實現。

      現實總是很打臉。上世紀八十年代,村里出過的最大的官,是部隊的醫護兵,分配在省城干休所。雖然走出了山村,卻沒能給村里帶來任何的變化。

      老人們滿臉自豪的同時,卻也充滿遺憾。

      “還是命不好,要不是分在干休所,現在回來,怎么著也得把村子弄發達了?!?/p>

      張華的出現,讓村子里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      張華人很聰明,從小學習成績優異,小學到初中,考試從來沒有跌出過班級前三名。盡管我的成績也不錯,母親還是經常跟張華做對比:看看人家張華,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不管天冷天熱,在院子里借著天光念書,你有人家一半的努力我就不用操心了。

      初中畢業,張華一鼓作氣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,也是全省最有名的重點中學。村里人堅信,張華必定是村里第一個大學生,是前途無量的準大“官”。

      張華不負眾望,以六百多分的高考成績被省城財經政法大學錄取,專業是最為熱門的金融管理。

      發通知的那天,鎮上專門安排人送來了錄取通知書,村子里更是大張旗鼓,鞭炮從村頭放到村尾,年近70的老支書熱淚盈眶,親自組織了盛大的慶功宴,流水席吃了一天一夜。

      張華一家好不風光。以至于幾年后我考上二本院校,除了家族長輩象征性的道賀,全村無人問津。

      人比人,氣死人。

      (2)

      

      2001年,張華大學畢業,分配到縣城銀行柜臺,主要工作是辦理客戶存取款業務。

      那個時候,在銀行上班是一份很體面的工作。在村里人的眼中,張華已經算是個不大不小的“官”,吃著國家飯,妥妥的鐵飯碗。

      不少心思活泛的人有事沒事總愛往張華家里跑,條件差的帶幾個雞蛋拎兩只鴨,條件好地捎上幾斤水果買上一箱牛奶。

      當然,他們都有自己的目的,什么給兒子匯款啦,辦理存錢啦,想搞點貸款啦之類,明明是正常的業務,似乎不走個后門找個關系,就會遇到天大的困難。

      還有個別比較離譜的,孩子上學,姑娘到縣城打工,也會找張華幫忙,希望能打個招呼,多多關照。

      張華苦不堪言。

      鄉親們的請托,他都會盡可能地幫忙。業務范圍內的倒還好,無非是插個隊,行個方便;業務范圍之外的請托,盡管他也有心四處張羅,無奈一個個小小銀行柜臺,并沒有多少人買他的面子,往往事與愿違。

      久而久之,找他的人越來越少,風言風語倒是越傳越盛。

      “當了官就忘了家鄉人,從小就看出來是個白眼狼?!?/p>

      “白讀了那么多年的書,當官了就翻臉不認人,什么玩意兒?!?/p>

      ......

      那個時候,銀行改制工作已經啟動,他這樣的柜臺人員基本都是臨時用工合同,只有通過考核,才能轉為正式員工。

      所謂考核,最重要的指標就是拉到足夠的客戶存款業務。

      農村出來的窮小子,幾百萬的存款業務對張華而言,無異于天方夜譚。

      五年過去了,同一時期畢業的同學大部分已經轉正,不少走上了主管領導崗位,張華仍然是柜臺業務人員。

      之所以沒有被淘汰,還得感謝老同學顧念舊情,特意關照。

      偶爾回到村里,當初的熱情洋溢早已不復存在,例行的打招呼明顯透露出些許的幸災樂禍。

      “早知道沒有當官的命,也不要讀那么多書,白白浪費錢?!?/p>

      “人哪,都是命?!?/p>

      “還是上過大學的人呢,還不如外出打工掙錢多?!?/p>

      ......

      父母搖頭嘆息,張華越發覺得臉面無光,回老家的次數越來越少。

      (3)

      

      相當長一段時間,村里流行上學無用論。

      “學習好有什么用,上了大學到頭來還不是跟張華一樣,連個正式工都撈不到?!?/p>

      這話說得多了,母親也覺得臉面無光,盡管我那時已經大學畢業,找到一份收入還算可觀的工作。

      或許,在老一輩人眼中,除了做“官”,所有的工作都一樣。

      2011年,張華正式離開銀行系統。

      一方面,銀行大力推行自助服務,人員進一步壓縮,盡管有老同學的關照,十年不能轉正,張華也無顏在圈子里繼續混下去。

      另一方面,微薄的收入早已讓張華力不從心。年近三十,無房無車無存款無女朋友,張華看不到任何的前途。

      那晚,我們一起喝了很多的酒。

      張華說,他辭職沒有告訴家里人,只有我知道。

      我明白他的意思,村里,他是回不去了。

      父母還在,難免會擔心,有我這個朋友,總不至于讓父母以為他出了什么事。

      之后的聯系斷斷續續,大多報個平安了事。

    熱門標簽